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浪客剑心追忆篇】作者:LIQUID82
【浪客剑心追忆篇】作者:LIQUID82
浪客剑心追忆篇


字数:3081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 其实《浪客剑心》是部NTR神作,小时候不知道,直到多年以后的现在,我终于意识到,清里这个悲催的哥们不仅被剑心搞死还被NTR 了。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元治元年(1863年),京都。

  三个幕府官员走在小巷子里,手中的白色灯笼摇摇晃晃,照亮了飘荡在醉人春风中的明媚落樱。

  「最近手腕高强的人斩(杀手)越来越多了,其中又以……」

  「哦,你是说那个未经证实的拔刀斋人斩么……」「到底有没有这号人物,我们也该去查证看看了……」三人中的老者和中年人交谈着,另外一个年轻人只是习惯性地点头,飘荡的眼神却说明他的神思落在其它的地方。

  「喂喂」老者打断了略嫌严肃的中年人的喋喋不休,「今晚就不要再讲工作的事了。对了,清里,你下个月要成亲了吧?」

  听到「成亲」。名叫清里明良的年轻人抬起头,清澈的笑容洋溢嘴角,「恩,是啊!」

  「那个青梅竹马的漂亮女孩要成为你老婆了,真是好狗运。」老者开着玩笑,「不过苍天真是不公哪,在这乱世里你却过得那么幸福……」

  清里只是笑着点头,他根本没有心思听老者的话,满脑子满心灵都是想着自己的未婚妻雪代巴。巴是他的青梅竹马,从小就定了亲。清里家是幕府有名的世家,清里又是个能干有为、英俊潇洒的青年,前途如花团锦簇般光辉绚烂,在这个动荡不安的时代里,巴能嫁给他不知惹来了多少妒忌。

  不过妒忌清里的也大有人在。巴虽然出身平凡,却是罕见的美人,无论五官和身材,肉体或气质,都是万人之选。即使是江户将军家的大奥(后宫),也不会有这样的美人哩。

  当然,这样的美貌更使清里低调珍藏,拥有高位和美人,本身就会被当成原罪而引来妒忌的毒焰,如果再高调张扬岂非取死之道。

  当时的社会注重婚前的贞洁,所以他们虽已早早同居,却仍旧保持着各自的童贞,把贞洁留到大婚之日,这是他们的约定。当然,对于他们这样情窦初开的少年男女,克服欲望着实是一件需要绝大毅力的事。

  比如今天早晨,穿着紫色暗花和服的巴正在煮味增汤,窈窕而丰满的身姿令清里一阵冲动,抱住了巴。一条手臂搂着巴纤细而柔软的腰肢,另一只手伸进和服的衣襟里,恣意揉捏着巴的胸前肉丸。

  「啊啊……清里,别,一早起来就这么不乖……」巴娇喘着如白梅般芬芳的气息,雪一样的脸蛋却因清热而呈现血色,丰腴挺翘的屁股感到了清里坚硬的挺起。

  「谁叫你这么诱人……巴,我爱你……」清里一边说着,一边感受着巴一双美乳的手感。

  巴的乳房并不十分大,却紧实而丰腴,像两团充满弹性的水球,鸟喙般的红色奶头不堪挑逗而高高翘起。清里的肉棒已经硬的快要爆棚了,「巴,我好难受……」巴嘤咛一声,在外人前显得如冰雪般安静冷淡的双眼炽烈如火,仿佛一团燃烧的冰,从处女的细窄肉缝中渗透出的一丝丝酸涩的淫水浸湿了底裤,纤纤玉手伸出,从清里的裤裆里掏出肉棒。

  「我帮你打出来……」巴握紧炽热的肉棒,细长的手指摁住冠状沟,一上一下地撸动起来,清里鼻中满是巴动情而产生的迷人暗香,享受着这个绝世美女的悉心撸动,旺盛的情欲像攻城般拼命冲撞着肉管口,忽然肉筋被一阵闪电般的快感击中,噗嗤噗嗤,清里再也忍耐不住,一股股年轻的精液喷射在灶上。

  清里的神智清明过来,和巴深情地拥抱,互相感受着对方清芬的气息,这对未婚夫妻正沉浸在携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想象中……

  醉人的春风飘过,仿佛在为他的美好想象作注脚。

  「参见京都所司代大人。」

  一个幽灵般的声音在他的背后响起。三人一惊,回过头来。在月色的背景下,来人如一张单薄而虚无的剪纸,立在路心。

  他是一个年轻人,身材矮小,比清里足足矮了一个头,可能比巴还矮。火红的头发和火红的宽袖上衣在春风中摆荡,腰间的佩刀似乎说明了他的来意。
  「我们没有私怨,但为了新时代,只好请你们去死。」

  他的声音冷酷得不像他这个年龄能说出的。

  「你是谁?」中年人喝问。

  「长州派维新志士,绯村拔刀斋。」

  他就是近来令幕府人士闻风丧胆的倒幕人斩。恐惧在三人体内蔓延,不过并没有妨碍他们以最快的速度拔刀,毕竟三人也是京都名道场调教出来的剑术高手。
  可是,在拔刀斋面前,他们的剑术造诣和三岁小孩没有什么不同,中年人的刀出鞘三寸,已被拔刀斋凄厉无比的快刀斩首,飚射的血在月光下滑出一道残酷而优美的痕迹,宛如这个时代的象征。老者的刀总算出鞘,可是四周已不见拔刀斋的人影。

  「在这里。」声音从上空传来,老者只看到一抹红色,长刀已刺穿他的头顶,从下巴穿出。

  「飞天御剑流?龙椎闪。」这是战国时代古流剑术的绝招,从高空以下冲之力击杀敌人。老者比中年人幸运之处在于他能死在绝招之下。

  「石地!重仓!」清里背靠墙壁,绝望地看着两个同伴被残酷杀死。没有任何悲伤的时间,甚至连恐惧的时间也没有,下手利落的拔刀斋已经手持连血都无法沾上的快刀向他逼近。

  「哇啊……哦……」恐惧到极点的清里野兽般嘶吼着,使刀的架势之慌乱足以把教他刀法的师傅气死。

  「不用反抗了。」拔刀斋冷酷地说。

  「我不想死,我不想死,我怎么能死?」绝望的声音在他的心中回响,巴绝美的身姿无限加重了他对死亡的恐惧。

  如果他能看到来日自己的娇妻在仇人的胯下淫浪呻吟的景象,说不定就能免除此时的恐惧吧,清里胡乱地砍了几刀,被拔刀斋轻松格开,在清里最后一招无效攻击后,两人身形乍合又分。

  清里倒在血泊中,肚肠内脏中破开的胸腹中流出。

  意外的是,这个渣到战斗力5 的对手,居然在拔刀斋的面颊上划下一道口子。
  拔刀斋怔了怔,从背后传来清里的呻吟声。「我不想死……好不容易……才和她结婚……我还以为可以永远爱着她……」肚破肠流的清里显然神智不清,想要拔出钉在一旁的长刀。很快,拔刀斋把长刀钉在他的身上,结束了他的呻吟。
  凄清的月色,照亮了遍布鲜血的小巷。

  「果然本领高强!」

  小巷口转入两人。他们也是维新志士,不过是为拔刀斋打下手的帮工。
  「任务辛苦了!」两人走来,忽然发现拔刀斋脸上的伤口,「你受伤了?」
  「小伤而已。」拔刀斋抹了一下血迹。

  「不过,能在你的脸上划上一刀,那个人的剑术应该不错。」

  「不,他的剑术本身并不怎么样。」拔刀斋否定了来人的说法,「只是他对生命太执着了!执着到可怕的地步。」说完把刀收好,「剩下的就请你们料理。」
  拔刀斋走出巷子,回首看了一眼清里惨不忍睹的尸体,「下辈子,你一定要得到幸福。」他喃喃道。

  拔刀斋,一流的人斩。

  天诛!天诛!天诛!天诛!

  在大义名分下,维新志士的活动越来越频繁,拔刀斋为了新时代的到来,不惜让京都血流成河,寡妇和孤儿的哀啼,不过是为了天下人不再哀啼的代价。
  「真难喝……不管喝什么,味道都像血……」京都的酒馆里,拔刀斋把酒杯放下,心中如是想着。半年前他开始喝酒,可是自从他被划伤后,觉得酒味都带着血腥。

  「欢迎光临」老板在招呼新的客人,「请问要点什么?」

  「请给我一杯冷酒。」清雅缥缈的声音响起,拔刀斋觉得心中某块柔软的地方被撞了一下。

  清丽脱俗的巴坐在酒桌旁,白色的和服,紫色的披肩,看上去如林间的女神。
  「喂,女人!」两个醉醺醺的武士走到她面前,「陪我们喝一杯!」

  巴抬起尖俏的下巴,一双清极冷极又天真无辜的大眼睛看着他们。

  「我们是会津藩的勤王志士啊!我们日夜都在为百姓冒死工作!你报答一下,不是应该嘛!」一个武士的咸猪手已搭上了巴的香肩,慢慢拨开巴的披肩。
  酒客看到这些带刀的武士,都是敢怒不敢言。

  「不要……」巴的脸蛋变得通红,少女清婉的声音小声乞求着,武士已经把和服褪下,雪白的香肩裸露出来。

  粗糙的大手触到处女新雪一样肌肤,巴在耻辱的同时却产生了异样的感觉。在清里死后,她已有一段时间没有被男人抚摸过。情欲是一扇无法关闭的门,一旦被清里打开,独处的夜晚对她来说就变得十分难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待续)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安菲路星空 金币 +15 感谢分享,论坛有您更精彩!